地曆說解讀

長江之南有江陰,漢江之畔有漢陰,黃河邊上為何沒有河陰?

Posted on 2019-12-30

山南水北為陽,山北水陽為陰,我國很多地名的命名以山川河流為參照,長江之南有江陰,作為長江最大的支流漢江,也被用來作為地名命名的參照,如漢陰、漢陽等,但是黃河也是我國主要的兩條大河之一,為何卻不見河陰呢?

其實,以河陰為名的地名古代也曾出現過,而且不止一個,隻不過後來都改了名而已。在今河南省省會鄭州市下轄的滎陽市東北廣武一帶,在唐朝開元二十二年,即公元734年,曾設置河陰縣。隋唐時期,經濟發展重心已經向江南轉移,朝廷所需錢糧很大一部分都來自於江南。當然,這些錢糧物資的運輸自然離不開漕運,為了方便江南漕運,朝廷在古汴河口修築河陰倉,並將周邊的汜水、武陟、滎澤部分地區析出,成立河陰縣,治所在黃河、汴渠分水處。因河陰縣位於黃河以南,故得名。

河陰縣存在了很長時期,明朝時河陰縣治從廣武山以北的大峪口遷至廣武山南黃店街,即今滎陽市廣武鎮。一直到清朝乾隆時期,河陰縣撤銷,其轄地並入滎澤縣。在清朝結束的第二年,即1913年,又重設隸屬於豫東道(後改成開封道)的河陰縣,不過河陰縣這次複置後存在的時間並不長,1934年和滎澤縣合並成立廣武縣。

提到廣武,不得不說一下秦末漢初項羽和劉邦的楚漢爭霸。當時楚漢雙方大軍對峙於廣武澗兩邊,廣武澗亦即戰國時的鴻溝,溝深約200米,寬100米,緊靠黃河,地勢險要。項羽劉邦分別在兩邊築東西廣武城據守,東廣武城亦稱霸王城,西廣武城稱漢王城。廣武澗也就是後來象棋中的楚河漢界。

其實,在唐朝設置河陰縣之前更早的三國曹魏時期,就曾在今河南孟津縣東北置河陰縣,在隋朝大業初年被廢,其轄地並入洛陽縣。三國時設置的河陰縣也不是最早的,最早出現的河陰縣是在西漢時期,不過所在地並不在我們熟悉的河南,其治所在今內蒙古自治區達拉特旗西北土城子,隸屬於當時的五原郡,在東漢末年被廢。

除了這幾個不同時期圍繞黃河而設置的河陰縣外,也有並不是在黃河邊的河陰縣。遼代時,因後晉石敬瑭將燕雲十六州割給遼國,山西雁門關外土地為遼所控。遼朝在今山西省朔州市山陰縣一帶設置河陰縣,縣治在山陰縣城南7.5公裏處的故驛村,因其位於桑幹河之陰而得名,在金朝大定七年因為和鄭州屬縣同名而改名為山陰縣。

山陰縣位於山西省北部勾注山(恒山)以北,和南麵的代縣之間隔著兵家必爭之地雁門關。前麵我們說過河南鄭州曾經出現過河陰縣以及東西廣武二城,比較巧合的是雁門關之北的河陰縣同樣也出現廣武城,而且也是兩個,一個是新廣武城,一個是舊廣武城。舊廣武城建於遼金時期,新廣武城建於明朝時期。

新舊廣武城均位於雁門關以北出口處,作為雁門關前的重要防禦據點,有詩雲“巍巍雁門關,悠悠廣武城”。廣武城緊依雁門關要衝,扼守關內勾注陘之咽喉,素有北門鎖鑰之稱。史書稱“廣武當朔州、馬邑大川之衝,忻代崞峙諸郡縣之要,凡敵由大同左右衛入,勢當首犯。”可見廣武城之重要,因此也就有了“欲圖雁門,首取廣武”的說法。

不過,經過漫長的歲月,廣武城的關隘和城堡已經荒廢。舊廣武還能通過被城牆圍起來舊廣武村,依稀看到原來的影子。建在雁門關北出口的山上,曾和長城相連的新廣武城如今也隻能看到少量殘存的城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