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曆說解讀

為什麽有人說:三國始於襄陽,終於襄陽?

Posted on 2020-09-05

漢獻帝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秋七月(陰曆),曹操大舉南征荊州牧劉表。劉表去世後,荊州有大量親曹派,他們勸荊州新主劉琮投降曹操,曹操輕鬆拿下位於長江中遊,扼天下之中的荊州。隻是讓曹操沒想到的是,他隻是荊州的匆匆過客,真是來也匆匆,去也匆匆。隨後的赤壁之戰,曹操遭到曆史性的慘敗,剛拿到的荊州還沒捂熱就丟了一大半。不過,曹操還是控製荊州的一座重鎮,因為有這座重鎮,讓曹魏日後與蜀漢、東吳對抗時占據非常大的優勢,這就是襄陽。

關於軍事重鎮襄陽,我們之前講過很多次了,這裏不妨再簡單介紹一下。襄陽位於湖北省北部,西北有武當山接陝西,(東)北有桐柏山接河南,扼長江最大支流漢江的中遊,西南有大巴山可通巴蜀,東南順漢江東下可至漢口再轉至江南等地。雖沒有明確排位,但襄陽可以稱得上是我國第一線的軍事重鎮,其得失極大影響了南北朝(南北對峙)的攻守形勢。襄陽“地連荊豫,扼製南北,自三國以來即為天下爭衡之重地” ,這個“自三國以來”指的是曹魏控製襄陽。

咱們看三國地圖,曹魏的南線在長江北岸(不瀕臨長江),西段與蜀漢相接,東段與東吳相接,襄陽正好卡在兩段的相對中間位置。咱們先從曹魏的防守角度來講,曹操剛得到荊州後,就意識到襄陽之於東、西、南、北的戰略意義,設置了地級的襄陽郡,以襄陽為重地。曹操兵敗荊州後,長江上的重鎮江陵為劉備控製,後劉備勢力急速擴張,最終控製益州和荊州(西部),給曹操和孫權造成了嚴重的威脅,尤其是對曹操。

劉備誌在滅曹收複中原,所以暫時還要聯合東吳,以為犄角。作為荊州控製中心的江陵(湖北荊州)距離襄陽不過一箭之地。一旦讓蜀軍攻克襄陽,那麽曹魏南線將完全失守,作為曹魏核心區域的河南(洛陽、許都)將直接暴露在蜀軍的攻擊之下。即使蜀軍控製襄陽後不北上,也會嚴重牽製曹魏的兵力分布,曹魏迫於防守河南的壓力,隻能從別處調兵到襄陽一線,這對劉備從漢中攻魏,以及孫權從江淮攻魏都是有利的。蜀軍如果控製襄陽,對洛陽是極大的威脅。

劉備顯然也看出了襄陽之於曹魏的門戶意義,實際上的荊州牧關羽一直力圖攻占襄陽,而曹魏不惜代價死守襄陽。獻帝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關羽起兵進攻樊城和襄陽,水淹七軍,把曹操嚇個半死,甚至要遷都避難。曹操再是英雄一世,但麵對地理上的劣勢也無可奈何。從襄陽北上洛陽,首先要攻南陽,南陽與襄陽之間全是平原。蜀軍攻克南陽後,南陽與洛陽之間有一些山區,比如伏牛山等山,但蜀軍完全可以向東偏移一些繞過伏牛山繼續北上,穿外方山與嵩山之間的平原就可攻到洛陽。

曹操為了自保,必須和孫權聯合抗蜀,孫權也同樣為了自保聯合曹操。呂蒙白衣渡江,偷襲荊州(西部)得手,關羽被殺,蜀漢最好的一次統一機會被扼殺。蜀漢丟掉荊州後,隻能從漢中一線攻魏,曹魏的防守壓力大為減少。孫權並非不想統一天下,但即使他攻魏,首選之地也是江淮地區,重點是進攻合肥。對於襄陽一線,由於荊州不是東吳的核心統治區,從荊州方向進攻襄陽不是很便利。當然,東吳也有從荊州方向進攻曹魏襄陽的行動,比如公元234年,吳將陸遜和諸葛瑾進攻襄陽。隻是曹魏在襄陽方向隻對付東吳,壓力減輕了非常多,何況曹魏還可以在合肥方向給東吳製造麻煩,從側翼減輕襄陽的壓力。

圖-俯瞰襄陽古城

劉備勢力最盛時曾控製了襄陽以西的上庸等郡(湖北省西北部),對襄陽構成了嚴重威脅。之後蜀漢在魏吳聯手下大敗,上庸等郡複歸於魏,曹魏牢牢控製著襄陽的西線門戶。在曹魏看來,上庸安則襄陽安,襄陽安則洛陽安,洛陽安則天下安。

蜀相諸葛亮終其一生隻出漢中攻魏之雍涼,而繼為蜀相的蔣琬則認為漢中一線山地難走,不如順江攻上庸等郡。如果蜀漢再得上庸,則襄陽門戶洞開。《三國誌-蔣琬傳》並沒有提以蔣琬此謀是衝著襄陽去的,但如果蜀軍從上庸攻洛陽,襄陽肯定會從腹背進攻上庸之蜀軍。所以綜合來看,蜀軍隻有先占上庸再占襄陽,魏都洛陽才能真正受到威脅。蜀軍因為蔣琬之死而沒有進攻上庸,但以曹魏的綜合實力,隻要魏能控製襄陽,即使蜀得上庸也是沒有太大意義的。

西晉滅亡蜀漢(名義上為曹魏)後,西晉將襄陽視為滅吳的關鍵所在。晉武帝司馬炎派名將羊祜坐鎮襄陽,“綏服遠近,甚得江漢民心。”為滅吳鋪平了道路。有這麽一種說法,認為“三國”始於襄陽,終於襄陽。襄陽在漢末劉表時是荊州治所,引起曹操南下,最終赤壁之戰逐漸形成三國鼎立之勢。及蜀亡,晉在襄陽收吳人之心,最終滅吳。這種說法並非沒有道理,在三國時期,襄陽地位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