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曆說解讀

從校尉到將軍,再到會稽太守,孫策是如何一步步成為吳侯的?

Posted on 2020-09-07

在漢末三國時期的各路諸侯當中,孫策是非常特殊的一位。他親手組建的勢力集團,為後來東吳帝國的建立奠定了堅實基礎。同時,他還是一位馳騁沙場、勇冠三軍的少年英雄,是漢末三國時期罕見的常勝將軍。

孫策,字伯符,漢末揚州吳郡富春縣(浙江省杭州市富陽區)人,生於熹平四年(公元175年)。孫策的父親名叫孫堅,以武勇聞名天下。中平元年(公元184年),黃巾起義爆發,孫堅被任命為佐軍司馬,隨同右中郎將朱儁參戰,孫策則與母親一起被留在了揚州九江郡壽春縣(今安徽壽縣)。此時,孫策年僅九歲。在隨後的數年間,孫策在壽春一帶結交了不少當地名士,其中與一位名叫周瑜的同齡人關係最為密切。

中平六年(公元189年),時任長沙太守的孫堅率部北上,參與討伐董卓之戰。在周瑜的邀請下,孫策也帶著母親和弟弟離開壽春,前往周瑜的家鄉——揚州廬江郡舒縣居住。在隨後的兩年間,孫策廣交當地名士,積累了廣泛的人氣和聲望,並很快成了江淮一帶的知名人物。就在孫策聞名江淮之際,父親孫堅也開始名揚天下。討董之戰打響後,關東諸侯畏懼董卓的強大軍力,不敢出戰。孫堅憑借一己之力頑強作戰,多次擊敗董卓大軍,最終收複了京城洛陽。不過,此後董卓挾持天子西遷長安,關東諸侯爆發內訌,逐漸形成了以袁紹、袁術為首的兩大政治、軍事集團。孫堅則加入了袁術集團,與袁紹集團展開混戰。到了初平二年(公元191年)年底,孫堅奉袁術之命進攻袁紹集團的盟友——荊州劉表集團,卻在戰鬥中意外陣亡。名士桓階出麵向劉表要回了孫堅的遺體,年僅十六歲的孫策將父親安葬在曲阿,一家人隨即離開舒縣遷往江都,並最終在曲阿定居。

父親的意外身亡,令孫策悲痛欲絕。孫策將孫堅烏程侯的爵位讓給了弟弟孫匡,自己苦思複仇大計。此後,孫策找到江淮名士張紘問策,張紘提出了占據吳郡和會稽郡並向揚州和荊州地區擴張的發展藍圖,這一策略也得到了孫策的采納。

為了實現自己的戰略目標,孫策離開母親和年幼的弟弟,來到壽春投靠袁術,並向袁術提出將父親的舊部交還給自己。不過,袁術擔心無法控製孫策,借故拖延,此後還打發孫策自行前往揚州丹陽郡募兵。無奈之下,孫策隻身前往丹陽郡。在舅舅吳景的幫助下,孫策好不容易招募了數百人,卻又在與涇縣(隸屬丹陽郡)賊寇祖郎的戰鬥中消耗殆盡,自己也幾乎命喪疆場。

不過,就在孫策灰溜溜地返回壽春後,袁術卻意外地將一千多名孫堅的舊部還給了孫策,這令孫策重新燃起了鬥誌。在孫策的帶領之下,這一千多名士卒展現出了極強的戰鬥力,這也讓袁術對於孫策的才能刮目相看。在此期間,太傅馬日磾來到壽春,以朝廷的名義征召孫策,並任命孫策為懷義校尉之職。校尉,秩二千石,低於將軍而高於都尉,是漢代的高級軍職,這也是孫策登上漢末政治舞台後獲得的首個職務。

圖-俯瞰壽縣古城

興平元年(公元194年),袁術自稱徐州伯,準備向占據徐州的劉備集團發動攻勢。為了籌集糧草,袁術派人來到揚州廬江郡,要求太守陸康提供三萬斛軍糧,遭到陸康的斷然拒絕。袁術大怒,命孫策率部發動進攻,並許諾一旦孫策破城,便任命孫策為廬江太守一職。經過近一年時間的戰鬥,孫策不辱使命,終於拿下了廬江郡。但令孫策沒有想到的是,袁術卻突然變卦,任命心腹劉勳為廬江郡太守,此舉令孫策氣憤不已。從此之後,孫策便暗下決心脫離袁術,建立屬於自己的勢力。

孫策的機會很快來臨。同年年底,袁術與揚州刺史劉繇發生武裝衝突,雙方在揚州九江郡的橫江地區(今安徽馬鞍山市和縣東南)爆發激戰,戰事陷入僵持。孫策眼看時機已到,向袁術提出前往橫江協助舅舅吳景作戰。由於戰事吃緊,袁術隻得答應了孫策的請求,同時上奏朝廷推薦孫策為折衝校尉,代理殄寇將軍。盡管殄寇將軍隻是雜號將軍,但地位高於校尉,是漢末時期的高級軍職。不過,為了限製孫策,袁術僅僅配給了孫策一千多名士卒和數十匹戰馬。

興平二年(公元195年),孫策率領一千多名士卒及數十匹戰馬前往九江郡的曆陽縣,與舅舅吳景會合。為了擴充軍力,孫策沿途大肆招兵買馬,大軍來到曆陽時,士卒人數已達到五、六千人。此後,少年好友周瑜又帶來了大批軍糧及其它軍需物資,令孫策的實力如虎添翼。

同年年底,孫策開始了統一江東之戰。他將首戰地點選在了由樊能、於麋、張英等人駐守的橫江津、當利口、牛渚大營。經過一番激戰,孫策占據三地並向笮融把守的秣陵縣(今南京市江寧區中部)發動進攻。笮融不敵,秣陵縣隨即也落入孫策之手。不久之後,孫策率部南下,向梅陵地區發動進攻,隨即又揮軍北上,接連占領丹陽、湖孰、江乘,進入吳郡北部地區,直逼劉繇的老巢曲阿(治今江蘇鎮江市丹陽市)。劉繇驚慌失措,不得不放棄曲阿逃往丹徒縣(今江蘇鎮江市丹徒區),隨後又逃往豫章郡。同年年底,孫策部將朱治占據由拳地區。至此,丹陽郡和吳郡基本落入孫策的控製之中。

建安元年(公元196年),孫策揮軍南下,直撲會稽郡。經過一番戰鬥,會稽郡郡治固陵被孫策攻克,太守王朗被迫逃往東治。孫策乘勝追擊,王朗走投無路,隻得開城投降。至此,孫策又占據了會稽郡。

奪取丹陽、吳和會稽郡後,孫策又於建安四年(公元199年)開始發動了攻克廬江郡和豫章郡的戰鬥。同年夏天,孫策采用調虎離山之計,將廬江郡太守劉勳所部調出郡治皖城,乘虛奪取該城。與此同時,孫策命堂兄孫賁和孫輔在彭澤一帶設伏,並在尋陽、西塞、流沂一帶重創劉勳及前來增援的荊州劉表集團大將黃祖。至此,廬江郡落入孫策之手。

廬江之戰結束後,孫策命周瑜鎮守巴丘,自己率部向豫章郡發動進攻。豫章郡太守華歆自知不敵,開城投降。此後,孫策從豫章郡分置出廬陵郡,任命孫輔為廬陵太守。如此一來,加上之前占據的吳郡、會稽郡和丹陽郡,孫策占據了江東六郡,達到了事業的巔峰,成為漢末長江下遊地區實力最強的政治、軍事集團。

為了鞏固自己的勝利成果,孫策又於建安四年(公元199年)年底向荊州劉表集團發動進攻,雙方在荊州江夏郡的沙羨地區展開激戰。在此戰中,孫策巧妙運用長江流域冬季會出現東南風的氣候特點,采用火攻之策大敗黃祖,生擒黃祖妻兒七人,斬殺其部將劉虎、韓唏及士兵兩萬多人,繳獲戰船六千多艘。此戰的勝利使得荊州劉表集團再也不敢主動向孫策發動挑釁,江東地區的最大威脅得以消除。

孫策在短短數年間取得的輝煌勝利不僅令中原各大諸侯側目,同時也使其成為各路諸侯的拉攏對象。控製漢末朝廷的曹操集團先後任命孫策為騎都尉、討逆將軍、會稽太守,並晉封為吳侯。在這四個職位當中,騎都尉屬於榮譽性質,與懷義校尉類似。討逆將軍是漢末的雜號將軍,意義與殄寇將軍類似。

會稽太守和吳侯這兩個職務意義非凡。太守,是漢末郡一級的最高長官,全權負責郡中的軍政事務。吳侯中的“吳”,指的是揚州吳郡中的吳縣(今江蘇省蘇州市吳中區)。吳侯,屬於縣侯,其爵位要高於後來關羽的漢壽亭侯。由此也可以看出,曹操實際上已經默認了孫策在江東地區的控製權。

圖-俯瞰蘇州太湖

不過,盡管孫策勇冠三軍、戰績卓著,卻有著致命的缺陷,他對江東士族的高壓引發了江東士族的強烈不滿及頑強抵抗。建安五年(公元200年),孫策遭原吳郡太守許貢的門客暗算,身負重傷,最終不治而亡。盡管如此,孫策親手締造的東吳集團對漢末曆史造成了深遠影響。孫策死後,其親手創建的勢力在孫權手中得到了進一步的發展和壯大,並最終建立了東吳帝國。

參考書籍:《三國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