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曆說故事

張飛自稱燕人張翼德,為何能結識河北人劉備和山西人關羽?

Posted on 2020-10-24

咱們看《三國演義》,三將軍張飛的出場白是大家非常熟悉的,長阪坡一戰,“我乃燕人張翼德也,誰敢與我決一死戰!”嚇得曹孟德打了好幾個哆嗦。實際上,張飛字益德,而非小說裏的翼德。不過,張飛自稱“燕人”倒是貨真價實的。那麽,張飛說的這個“燕”在哪呢?

《三國誌-蜀書-張飛傳》,“張飛字益德,涿郡人也。”和他的“大哥”劉備是同鄉。所以劉備也是燕人,不過劉備沒有自稱“我乃燕人劉玄德也,誰敢與我比哭鼻子!”的習慣。東漢時的涿郡轄區包括今北京的房山、河北省保定市東北部地區,張飛的家鄉涿郡治所就是今天河北省涿州市。河北省簡稱為冀,但河北還有另外一個四字稱謂——燕趙大地。在戰國時,河北省南部是趙國的地盤,北部則是燕國的地盤,所以稱為燕趙大地。涿郡在戰國時隸屬於燕國,時稱涿。

戰國七雄中,燕國和秦國、楚國都是曆史非常久遠的。燕國的遠祖是召公奭,和周王同姓姬。周武王滅商後,召公封在燕地,其子孫世守於燕。燕指的是哪呢?一般來說是指燕山之野。燕山在首都以北,燕山以北就是內蒙古高原,往東不遠是遼西走廊以及東北。燕山以南則是廣闊的華北平原,燕山西南則是雄偉的太行山脈。

燕國最早時的地盤並不大,慢慢地開始向河北省北部一帶,遼寧省西部一帶擴張。等到燕國吞並了薊國之後,就定都於薊(今首都附近)。別看燕國國祚久長,長達八百多年,期間也沒少遇到驚濤駭浪。在燕國以北有很多部族勢力,他們經常南下進攻燕國,燕國飽受其害。為了躲避敵人的進攻,燕國曾遷都以避其鋒芒。到了燕莊公(前690年至前658年在位)時,山戎大舉攻燕,燕國勢力不足以自救,就向春秋五霸之一的齊桓公薑小白求救。

等到齊軍大勝後要回國,燕莊公出於禮貌要送行,結果“一不小心”送到了齊國境內。按當時的禮製,諸侯是不可以出自己國界的,否則就是逾禮。怎麽辦呢?齊桓公誌在成為諸侯之長,做事非常講究。齊桓公為堵天下人之謗,決定把燕莊公送行所經過的地盤送給燕國,位置大致在今河北省滄州市附近,時稱為燕留。這時的燕國統治區域大致在河北省北部,京津地區,遼寧省西部的大淩河流域。

經過一段時間的穩定日子後,燕國又重新在薊定都。不過在戰國七雄中,燕國的實力較遠,遠不如秦楚齊趙魏五強,和韓國半斤八兩。更要命的是,燕王噲為人稀裏糊塗,把國勢搞到亂七八糟,內亂不斷。齊國和中山國趁燕之亂而攻之,燕國把國都都弄丟了,齊軍在燕國燒殺搶掠。雖然燕國最終打退齊軍,但也元氣大傷,甚至是較小的中山國也從燕國刮走一大塊地皮。到了著名的燕昭王繼位後,他為了興複燕國,報仇雪恥,在易水築武陽城,招賢納士,勵精圖治。燕昭王千金買馬骨感動天下誌士,燕國由此招納了大批人才,其中就包括了樂毅、鄒衍和劇辛三人。

圖-俯瞰涿州

燕昭王讓樂毅革新時弊,燕國開始變強,不再為人之魚肉。齊國滅宋國引起天下震動,諸侯不滿於齊,建立了反齊聯盟。燕昭王趁機拜樂毅為上將軍,舉傾國之力聯合秦、韓、趙魏共同伐齊。聯軍大勝,五年內連下齊城70餘座,齊國當時疆土唯剩莒、即墨二都,燕國算是報了當年齊國的羞辱之仇。之後,燕昭王又以當初在東胡為質的秦開為將,大破東胡,向北擴地千餘裏。燕國修建燕長城,西起造陽(今河北宣化),東至漢城(今韓國首爾)。此時燕國的疆域達到了極盛,約有二十萬平方公裏。

燕國東有漁陽、右北平和遼西遼東,西有上穀、雁門和代郡,南是保定、容城等地,北有新城、涿縣等地。另外,樂浪(今朝鮮半島北部地區)、玄菟(今朝鮮半島北部地區,以及遼寧、吉林西部一帶)也屬於燕國。秦滅燕後,在燕地設上穀和漁陽二郡,漢初又複設燕國,然後又是各種區劃調整。不論西漢時的幽州刺史轄區還是東漢幽州刺史轄區,都包括涿郡。而今河北省北部和京津地區,在曆史上也稱為幽燕,涿郡自然是幽燕的一部分。

到了東漢末年,燕國早就滅亡了,按說張飛應該自稱“我乃幽州張翼德也!”可張飛為何還要自稱“燕人張翼德”?人們在介紹自己的時候有個習慣,喜歡和本地最有名或最有轟動性的人或事聯係在一起。幽州在當時雖有名,似乎還不如“燕”這個地名更能得到當地人的心理情感認同,所以張飛自稱燕人就沒什麽好奇怪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