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曆說奇觀

塞上江南是寧夏,塞外江南又是哪裏?

Posted on 2020-10-26

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能不憶江南?唐代詩人白居易將一幅幅江南水鄉的美景就定格在詩句中,我們每個人夢中都有一幅江南美景,小橋流水、粉牆黛瓦、亭台樓閣……江南,現在一般指是長江下遊地區的蘇南、浙北、上海、皖南等地,但你一定聽過塞上江南和塞外江南,這又是指什麽地方呢?

長城是古代中原人民抵禦北方遊牧勢力的防禦設施,塞在古代指長城,長城之外即稱塞外或塞北。位於西北地區的寧夏就是大名鼎鼎的塞上江南(曾稱塞北江南),這好像和我們的普通認知不太相同,一般我們都會不自覺地認為西北地區都是那種幹旱蒼涼的樣子,很難將其與溫暖濕潤的江南聯想在一起。

黃河發源於青藏高原,一路奔騰,在六盤山以北、賀蘭山以東、鄂爾多斯高原以西穿過,在兩岸形成一大片平原地區,這就是寧夏平原(或稱銀川平原)。寧夏平原雖然處在400毫米等降水量線分界線以外,但是因為有了黃河之水的滋潤,這裏物產豐饒、瓜果飄香,風景迤邐美若江南,讓人心醉。寧夏平原雖然隻有一萬多平方公裏,一千多年來卻是西北著名的大糧倉,有句歌謠這樣寫到“寧夏川,兩頭子尖,東靠黃河西靠賀蘭山,金川銀川米糧川。”

在古代,農耕區主要集中在中原地區,位於西北地區的寧夏平原能成為糧倉,有南北朝時期北周的一份功勞。東漢後期一樣,南北朝後期也是三國鼎立,隻不過是北周、北齊和陳。公元577年,北周滅北齊後,和南方的陳朝對峙,都想幹掉對方,統一天下。578年,北周和陳朝之間爆發呂梁之戰,陳朝慘敗,全軍覆沒。

大批被俘的陳朝士兵被北周安置在靈州(寧夏靈武、吳忠之間)墾荒,這些被俘士兵來自江南,給寧夏平原帶來了南方的水稻種植技術,從此良田阡陌,生機勃勃。在兩宋時期,相對於鄰居北宋、南宋、遼、金來說,西夏體量很小,卻能一直存在而不亡,除了西夏兵驍勇善戰外,至關重要的原因就是西夏占據著富饒的西夏平原,有一定的物質基礎。

說了塞上江南,我們再來說一說塞外江南。唐代詩人王昌齡曾寫過一首氣勢磅礴的《出塞》:“秦時明月漢時關,萬裏長征人未還。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這首詩成於唐玄宗時期,當時唐朝和吐蕃之間在河隴地區戰爭不斷。此時的王昌齡二十多歲,滿腔熱血,準備投筆從戎,正在河西玉門關外體驗邊塞生活,有感而發而得。

玉門關,位於敦煌市西北約90公裏處,是古代絲綢之路進入西域北路的必經之道,是中原進入西域的門戶。漢武帝時,漢朝對匈奴進行反擊,派霍去病等將軍西征,趕走匈奴勢力,打通了河西走廊,設置武威、酒泉、張掖、敦煌河西四郡,並修建漢長城和玉門關、陽關,作為邊防設施。古代陽關、玉門關要塞之外就是茫茫西域大漠,往西就是人煙稀少的塞外了。要不王維怎能寫出“勸君更盡一杯酒,西出陽關無故人。”這樣的詩句來?

塞外江南就位於我國新疆地區,是不是想到葡萄掛滿枝頭的吐魯番?其實,塞外江南另有所指,是伊犁,即伊犁河穀。新疆的地形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即“三山夾二盆”,北部阿爾泰山,中部天山山脈,南部為昆侖山脈,中間夾著準噶爾盆地和塔裏木盆地。也可以這麽說,新疆是被東西走向的天山分為南北兩部分。

天山的西側有一個巨大的喇叭口,這裏就是伊犁河穀。從這裏往西一馬平川延伸到裏海,季風送來大量暖濕氣流,為伊犁帶來大量降水,使得這裏的土地肥沃,綠樹成蔭、鬱鬱蔥蔥,呈現出與天山東側荒涼大漠完全不同的自然景象,被稱為塞外江南。

圖-伊犁河三角洲

提到伊犁河穀,不得不提為子孫後代保住這塊豐沃之地的大功臣左宗棠。清朝平定新疆後設伊犁將軍進行管理,將軍府駐地就在伊犁河穀。到了清朝末年,朝廷腐敗無能,被列強輪流欺負。除了在東部沿海撈好處外,英國和俄國殖民者也將黑手伸到了我國新疆地區。1865年,英國支持的中亞浩罕國首領阿古柏率兵入侵我國新疆南部,進一步蠶食天山南北地區,實行殖民統治。沙俄也於1871年,借口邊境安全問題,出兵占領伊犁地區,新疆麵臨被列強侵吞的危險。

清廷在是否出兵收複新疆問題上非常糾結,最終還是聽取陝甘總督左宗棠等大臣的意見,決定由左宗棠率兵收複新疆。經過準備,左宗棠於1876年出兵,湘軍經過一年多的奮勇作戰,最終打敗了阿古柏,收回被侵占地區。左宗棠抬棺行軍,不收複新疆誓不罷休的決心,讓沙俄知難而退,被沙俄侵占的伊犁河穀終得收複,富饒的塞外江南重回祖國懷抱。大將籌邊尚未還,湖湘子弟滿天山。新栽楊柳三千裏,引得春風渡玉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