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曆說奇觀

劉備漢中稱王,上表獻帝,諸葛亮排名第五,馬超為何排第一?

Posted on 2020-10-30

蜀漢五虎將關、張、趙、馬、黃都是偶像級的人物,在民間名氣非常大。不過在五人中要說人生最悲慘的,無疑是馬超,因為他親眼看到了整個家族的覆滅。馬超是扶風郡茂陵人(今陝西興平)。扶風郡位於陝西省西部,今寶雞市和鹹陽市一帶,控渭水中上遊。

馬超的遠祖是東漢伏波將軍馬援,其祖父丟官後留在隴西居住,隴西在扶風以西,蘭州至天水這一帶。這裏地勢險峻,情勢複雜,馬超的父親馬騰就出生在這裏。馬騰很會“折騰”,從兵卒開始發家,最終做到了征西將軍,這可是如假包換的重號將軍。牛氣衝天如曹操,年輕時的夢想也是想當上征西將軍。曹操早就注意到割據於關中的馬騰,於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征馬騰入朝。入鄴的馬騰不止一個人,而是舉家東遷出任衛尉,不過卻留下了兒子馬超統帥其部眾。

《三國演義》說曹操誅殺馬騰全家,逼反了西涼馬超。實際上是馬超先對曹操動的手。當然,曹操讓夏侯淵出兵與鍾繇相會征討漢中張魯,韓遂與馬超懷疑此舉是衝他們來的,“超、遂等十部皆反,會眾十萬屯於潼關。”

關中早於四川盆地被人們稱為天府之國,地勢非常險要。關中之於關東,就地勢而言居高臨下,一旦讓馬超突破潼關,洛陽幾乎無險可守。如果讓馬超控製洛陽,無論是許都還是鄴城,都將直接暴露在關西兵的兵鋒之下,大勢幾去!曹操還擔心一件事,就是馬超如果自己拿下漢中,並出米倉山南下打下西川,實力之強就非曹操所能抗衡了。站在曹操的角度來看,不管采取什麽辦法,不管道義正不正了,都要把馬超拿下來。

曹操在潼關之戰中險些被馬超幹掉,但就實力來說,曹操還處在優勢。河北和山東等地可以向潼關前線提供大量錢糧軍資,論起持久作戰,曹操是占優勢的。而且馬超在賭,他把關西兵都調到前線,這就給了曹操一舉殲滅他們創造了條件。馬超想和曹操談判,以河西為界,當然遭到曹操的拒絕,他不可能養虎遺患,呂布就是前車之鑒。曹操通過對韓遂的反間計,離間馬韓關係,最終大破馬超,馬超狼狽逃到涼州。曹操已經打敗馬超,留在鄴城做人質的馬騰三族,對曹操來說已沒有作用了,於建安十七年(公元212年)全部殺死。

馬超如漏網之魚逃至安定才擺脫曹操的所殺,但留馬超一口氣在,他總是要找曹操複仇的。馬氏父子在隴右深耕多年,人脈深厚,“超有呂布之勇,甚得羌胡之心”。“神威天將軍”馬超登高一呼,隴右響應者如雲。涼州刺史韋康被殺,“超盡有隴右之眾” 。

不過外部條件對曹操比較有利。此時已是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荊州牧劉備此時正深陷蜀中攻防戰的泥潭之中,孫權在年初被曹操教訓了一頓,老實了很多。作為天下三大梟雄的劉備和孫權都沒有精力借著馬超反曹來找曹操的麻煩,曹操對付馬超就容易多了。

馬超隻是一勇之夫,沒什麽謀略。在攻下冀城之後,把家小都放在這裏。親曹派梁寬、趙衢等人把馬超騙出城,然後殺馬超妻小。馬超“進退無據”,雖然殺了不少親曹派的家眷,但於事無補,累累若喪家之犬的馬超隻好南下投奔漢中張魯。

在當時的眾多軍閥中,漢中張魯並不起眼,地盤也隻有漢中一地。但就地理而言,漢中又是馬超求得活命最合適的投奔之地。當然,以馬超的傲氣,他是瞧不起“米賊”張魯的,他來漢中有兩個目的:一、暫求安身;二、尋找合適的發展機會。

馬超還是願意殺回關中,畢竟他在這裏有深厚的根基。當馬超向張魯求得兵卒後北攻涼州,但依然不是曹操的對手,馬超慘敗而回。在這種情況下,馬超再殺回涼州或關中已不現實了。那麽,馬超也許還有一種東山再起的可能性,就是借漢中之兵入蜀,奪取西川劉璋的基業。這種可能性也隻是幻想而已,因為梟雄一世的荊州牧劉備已先馬超一步進入西川,雖然頓兵於雒城(四川廣漢),但形勢已朝著對劉備有利的方向發展,即使劉備的軍師龐統被益州兵亂箭射死。

不能做西川之主,那馬超就隻能退而求其次,做西川之臣。這麽做,至少可以保證不被曹操追殺,如果留在漢中,一旦曹操取漢中,是不可能放過自己的。而入蜀投奔新得誌的劉備,至少能保命,馬超當然知道劉備是曹操的一生勁敵。另外,劉備的寒人(主要成員出身較低)集團內部出身高貴的大員不多,馬超家世顯貴,如果入蜀則必為劉備所重視,至少在名義上。

事實也確實如此。劉備得西川之後,能被史家稱為劉備爪牙的隻有關張和馬超,黃忠、趙飛、魏延都得靠邊站。劉備取漢中之後自稱漢中王,需要向傀儡皇帝漢獻帝上表,而在群臣中排名第一位的就是平西將軍馬超。超級名士許靖排名第二,諸葛亮排名第五,關羽第六,可見馬超地位之高。

當然,這些都是虛名,許靖隻是劉備需要借用的一隻大花瓶,沒啥實際用處,馬超也差不多。馬超出身高,本人威名赫赫,反而容易被人猜忌。在蜀漢內部,馬超隻掛著虛名,也沒什麽實權。此時的馬超曆經各種慘變,已不像年輕時那麽恣意了,變得謹小慎微,學會了夾著尾巴做人。因心情鬱鬱,馬超年僅47歲就去世了。